覃條刓| 蚗笣| 拫絞| 笚游| 茈抾| ほ怢碩| 朸喀| 玶猿| ч瓮| 鞠皉| 匐咑| 膘す| 譴瓮| 壎隴| 肅м| 佷鰍| 啞碩| | 倯瓮| 朸觼階| 湮肮瓮| 栠昹| 鰍痑| 譴隴| 蹕埭| 哏陓| | 挕荻| 鰍鍬| 陲盺| 拫嶺杻ヶよ| 迶刓| 需懂| 陝嶺囡酘よ| | 荻飲| 拶綬瓮| 肣鍬瓮| 艙悵| 嘉桾| 懂梅| | 碩潔| | 儔刓| 猿佼| 嫘碩| す僅| 晊假| 佷鰍| 豻蔬| 嫩鰍| 挕輛| | 蚗假| 算刓| 蟹赻| 瞳踩| 匙攽| 糽啡| 噉鰍| 淜艙| 抸秝| 糽儚| 凝粡| 呴笣| 奠笣| 菾傑| 粹捇| 荻飲| 挕荻| 迖親迖| 鰍洈| 塗嫌嘉馨| 詢す| 嫘阨| 劓粹| 蜓啥| 軜す| 蔬譴| 蚗捶| 怢笢庈| 挶親| 罣洈| 杼秅| 拻茠| 憚忑| 攝毚親| 憚躂騰| 詢栠| 麻累| ь猿| 堁洈| 醫崨| す抾| 拫机よ| 還捶| 啋蔬| 酴旂| 算栠庈| 滅傑誠| 坒劓刓| 頗譴| 痴瑞| 抌毚| 肣鍬庈| 倓趙| 嫩鰍| 鞠磁| 隴洈| 笢源| 俓滇虛| 控き| 眢藷| 樓跡湛も| 獐踞よ| 剺蔬| 踩庈| 敆刓| 耋瓮| 艙氈| 鰍膚| 倓漆| 敆飲| 啤鎖| 凅刓| 湮韓刓淜| 哏漆| 輩笢| 坒傑| 漁秅| 絊傑| | 黃刓| 韓俜| 苠砱| 梒⑧| 輿菟| ぱ譴| 輕秝| 眅碩| 拫嫌睽| 獐踞綴よ| す秝| 蟹秝| 慡瓮| 埬栠庈| 還郺| 椿| 勀爛| 褪嫌ц酘秫笢よ| 踢俜| 攝毚親| 假瓮| 幵栠瓮| 梆漆| 鎖ц| 挕犖| | 暀呇| 譴栠| 衕漆| 妀傑| 燴攽| 蕅峈| 禍詣| 瑂傑| 飲擘| 潑崨| 蹕傑| 葷堈| 怮ど侁よ| 蜑瓮| 傖飲| す豗| 踢抭| 欷④| 笘矨| 鰍す| 淔猿| 皊梒| 笘矨| Д蔬| 匟瓮| 埻栠| ほ怢碩| 撅Э| 匙奠| 都抇| ц阨| 怢ヶ| 鰍痑| 檄瓮| | 邧Э| 譴輩| 睿淉| 蟀刓| 拫漆| 悎眧| 陔梅| 迶洈| 皊荻| 怢陲| 蜑栠| 梅栠| 絁粔庈| 谹捶| 蔬刓| 呦肅| 煤瓮| 簧刓| 挕絞刓| | 酗忭| 猿淜| 剢恓| 衭疑| 齊⑨| 譴栠| 磁刓| 奻詢| 種擘| 褪嫌ц酘秫綴よ| 喟砱| 刓陲| 鰍儔| 蜑粹| 軜す| 礎菁| 籵刓| 酗啞刓| 荎刓| 籵耋| 羹刓| 鰍窒| 粹捇| 欷④| 陔怍| 塗撳馨よ| 艙瓮| 奻裘鍛| 陝親劼| ぱ跡| 刓栠| 翻猿| 須藷| 陝棐| 眅誠| 嘉瓮| 枆喳| 栠景| 祊瓮| 嵹詭| 需假| 勀譴| 鏍с| 衴瓮| 淜艙| 鏍猿| 酓阨| 祔栠| 鍾捶| 假砱| 斐珛
首頁 > 文匯報 > 副刊 > 正文

以舞蹈反思科技依賴

2019-10-13
■香港舞蹈團舞蹈劇場

把煩囂都市帶進表演場地

科技日新月異令生活更精彩,往往是我們所追求的,科技的進步無疑方便了人們之間的交流,用手指在熒幕上輕掃幾下便可發送訊息,不用顧慮如何打開話匣子,也不用憂心對話時會感到尷尬。科技進步看似讓我們輕易與全球接軌,但同時亦讓人類眼中只剩下一個個屏幕,即使在同一屋簷下,大家之間的距離卻有如幾億光年遠。

採訪:香港文匯報記者 姜亭

科技的進步是將人與世界拉近,還是令人變得更加孤獨?這個問題的確值得我們深究,我們亦可透過藝術表演來尋找答案。香港舞蹈團舞蹈劇場(Hook Dance Theatre)早前於太古坊康橋大廈ArtisTree演出舞蹈及裝置藝術《Stay / Away》,此為ArtisTree Selects:Moving Pieces的頭炮演出活動,其後將會有來自挪威、威爾斯以及法國的舞蹈團和編舞家來港演出超過20場的表演,當中更設有午間公開排練及周末舞蹈工作坊,讓觀眾與藝術家可互相交流。

收錄街道聲音製配樂

《Stay /Away》由編舞家何靜茹 (Frankie)設計,她從人們對電子產品依賴的現象中得到啟發,感嘆香港生存空間日益狹窄的問題,於是將靈感轉化為舞蹈作品《Stay / Away》,務求更易於在演出中把虛幻的創作意念表達出來,因此Frankie 更首次與戲劇界的人合作。而舞蹈的配樂則邀得來自德國的作曲家Dirk P. Haubrich創作,Haubrich在早前也特意來港收錄街道真實聲音作配樂,當中包括紅綠燈、人們的步伐聲等,希望把煩囂都市的喧鬧帶到舞台中。是次表演就像在舞台上呈現「微型香港」,並隱喻港人心理,表現出人們看似與世界接軌,但又像與社會疏離的徬徨,以舞蹈傳播香港人的情感。獨特的配樂讓觀眾恍如置身微型香港之中,倍感共鳴。

隨蚇O光逐漸轉暗,40分鐘的表演正式開始,整個環境靜得彷彿連呼吸聲都顯得分外清晰。表演沒有傳統的舞台,場地上佈滿了逾30支T字形的支架,部分更會慢慢旋轉,而場地的正中央位置,放置茪@個僅3平方米空間的透明四方盒子,代表茩輕銎苳l的房間,也模仿人們在日漸縮小的都市空間生存的生活狀態。表演不設觀眾席,觀眾可隨意在表演場地內走動,甚至穿梭於舞者之間,這種設定令場內的觀眾在剛開始時有點不知所措,每個人都希望能站在一個可與他人保持距離的位置,逐漸觀眾在場地的最外圍排成了一個大圓圈。但隨茠簅t開始,場地上的投射燈照射到場地中央的透明四方盒子中,觀眾為欣賞到更清晰的表演動作,卻慢慢地由外圍的大圓圈行近到場地中央,拉近了觀眾間的距離。

用蒸氣比喻無形壓力

場地中央的透明四方盒子,投射茼U種顏色的燈光,猶如色彩繽紛的魚缸般,透明四方盒子內站立茪@名女舞蹈家,在這獨立的透明舞台中,她扭動茖倩憿A做出各種動作,舞者在透明盒子的表演正反映茪H們在擠迫及侷促的都市裡對尋回自我認同的渴望。表演的最後,盒子內漸漸被水蒸氣覆蓋,伴隨茷瑹P的音樂,舞者的表演帶出焦急的感覺。Frankie指,香港人面對生活與社會無形的壓迫就如水蒸氣一樣無聲無色,悄悄把人們的意志力打沉。然而大部分人都未能及時察覺,只管營營役役地工作,到壓力爆煲時才醒覺,竭力舞動肢體抹走水蒸氣,表現對尋回自我的強烈渴望。

場地上的T形支架,會依據表演的需要而改變位置,表演者亦會運用T形支架逐漸把觀眾站立的空間收窄,起初空間減少時觀眾未必感受到太大變化,直到表演接近尾聲時,觀眾只能聚集在細小的空間中,這也比如香港人靈活性高適應能力強,即使在高壓的生活中仍能尋找喘息空間生活。另外,在表演期間,不時出現一個動態裝置,此動態裝置由多支鐵支組成,表演者可隨意扭動成不同的形狀,一時化成立方體;一時化成鑽石形圖案,甚至變成平面的星星形狀,此也正象徵蚙F活變通的香港人處於高壓社會中仍然對世界抱持美好的憧憬與想像。

控制動態裝置很困難

動態裝置由著名日本舞台設計師兼多媒體藝術家Yoko Seyama設計,就如萬花筒般,不斷地改變形狀, Frankie 也分享了和表演團隊練習控制動態裝置時的事,「其實那個動態裝置是很難控制的,它沒有一個支點支撐茪O量和形狀,若裝置在轉換形狀時太大力,會很易破壞整個形狀,表演者若要單手支M荍峈洶S十分困難,因另外一邊又很容易掉下來,甚至打結,一打結就會很容易斷,舞蹈家們也練習了很久。」

Frankie更把觀眾視為演出的一部分,她分享到一次演出時觀眾的反應,「有一次表演,有個觀眾很積極,從頭到尾都是不停地跨越各個動態裝置,當其他觀眾聚集在某一處時,他總是站在另外一處看茠簅t,我們也不會阻止他,但他卻是比起其他人有更多的角度欣賞演出,這也是觀眾自行選擇的,如果想看多一點,就必須要自己尋找其他位置欣賞表演。」動態裝置的形狀千變萬化,舞蹈家需要找到最完美的支點才可易於控制裝置的形狀,這也如我們的人生般,我們也必須要付出努力,尋找到最適合自己的事物和空間,才會展現到自己最美麗、最擅長的一面。

讀文匯報PDF版面

新聞排行
圖集
視頻
矨堁 ヶ虛 湮卼蚽游游巹頗 控盺 莘堵嫁綸肮 す假爵 乾華湮狪 闔模迋 郙蔬耋郙蔬鰍爵
課昹瓮 陔楛淜 夤秞侁蚗艙綸肮 抸咺碩 湮Э 伈ひ游 控釓蚽游游巹頗 臍逌跨昹標耋 桲の
綴紾跪蚽游 毞刓蚸釦 湮迿盺 す氈埶苤⑹ 桲淜 賣埶昹耋倓蔽爵 昹祥嶺 誠昹誰耋 侐磁蚽游 湮壽鰍媼埸
https://www.whr.cc/bbsitemap.htm